交通总是要跨前一步

2020-11-22 17:34

“长三角的发展体现了协同发展理念,引入到国防动员建设领域也能够形成新的增长极。”1月,在上海市国动委“八办”主任联席会议上,科动办副主任范永浩总结工作时谈了这句体会。近年来,该市国动委充分发挥科技优势,把转型发展的前沿出发阵地标定在科技动员领域,这个领域也是最先试水接轨长三角协同机制的国防动员领域。

他举例,上海市交通战备指挥中心与快速路路网监控中心,实现与国家交战办、长三角各省交战办和中央在沪交通运输企业互联互通、视频会议和资源共享。其常态运行有效促进了辖区陆海空交通力量协同运作,相互融合,形成合力。

长三角城市群是长江流域最大城市群和中国第一大经济区,同时也是国际公认的六大世界级城市群之一。有关统计资料显示,这个地区集中了全国1/4以上的经济总量和工业增加值以及占全国36%的各类专业技术人员,特别是上海创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以来,由上海领头的南京、杭州、合肥等22个城市日益成为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的聚集区。

多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对于上海市和长三角地区的总体要求,可以归纳为两句话:率先发展,带动整体。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5月在上海考察时,反复强调的也是发挥上海在长三角地区合作和交流中的龙头带动作用。这是对上海市和长三角地区明确交代了任务,与国防动员紧密相关。社会是军事的“母体”,每个经济战略都是国防动员建设的发展机遇。对于上海市国防动员系统而言,长江经济带战略是机遇更是挑战。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难,上海龙头地位已在,如何保住,需要不断开拓创新,需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从2014年开始,上海市定下了“率先行动、率先落实,充分发挥上海综合优势,推进国防动员建设加快转型”的目标,他们前瞻思考长江经济带战略给国防领域带来的潜在机遇,在多个动员领域创新发展,真正起到了龙头作用。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研究和思考上海市国防动员的转型经验,或许能给其他省市以借鉴。

上海自1843年开埠以后,不到80年间就崛起成为远东著名经济、贸易和金融中心。有人说,上海能迅速崛起的根本是其交通枢纽优势。这种优势在国家推动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建设中更为突出。

该市国动委积极融入上海创建国际航运中心的契机,推动国防动员倚陆向海转型,创新实践国防动员潜力向作战能力高效转换。去年11月,一场由该市国动委主要领导组织指挥的“沪动—2015”演练,“试水”国防动员机动支援保障理念,检验国防动员转型发展新成果。今年元旦刚过,这个市国动委又以“加强海上方向为主的军事斗争国防动员准备”为课题进行调研。在上海海洋大学、上海海事局等10余家涉海单位调研时,他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积极配合。“国家实施长江经济带战略,必须有强大的海上武装力量作保障。”其中一家单位的领导如是说。

2010年11月,在具有俄罗斯古典建筑风格的上海展览中心,以“军民融合,共铸辉煌”为主题,隆重举办了首届“上海军民两用技术促进大会暨项目对接会”,长三角乃至全国数百家企事业单位参展,现场签约数10亿元。

龙头舞起来、龙身动起来、龙尾摆起来。今年是长江经济带战略全面实施之年,“外通大洋、内联腹地”的上海,将带动横跨我国东中西部的长江巨龙以崭新的姿态腾飞。在深化改革之际,上海市的国防动员建设转型发展也将伴随龙头起舞,重整行装再出发。

2009年起,长三角就建立以上海为龙头的“三级运作,统分结合,务实高效”的区域合作机制,全面推动了长三角地区交通、科技、环保等一体化建设,去年gdp占全国经济总量近1/4。

该市国动委副秘书长简辉说,未来五年上海国防动员建设发展不局限于一城一地,而是把谋篇布局的出发点放在区域作战支撑、跨区支援中枢、中转前送出发阵地的战略定位上。

“这就是蕴藏于民间的战争伟力之源。”王晓军告诉记者,“近年来,我们通过搭载国防设施设备、嵌入国防功能等多种方式,充分挖掘可动员潜力,形成强大的多维立体的交通动员能力。”

参与长江经济带战略,上海以先发优势走在前列。去年9月,全国首个军民融合技术交流会暨产品展览会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举办,信息、电子、无人机、高端制造等领域共约110家军地企业单位参展。今年2月上旬,我国第一个跨省市、一体化发展的实践区,“张江长三角科技城”在沪正式成立,这是对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长江经济带协同发展的一次创新探索,也成为了该市科技动员工作的重点研究方向。

1月24日,上海市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主任张新生指着长江经济带示意图说,成渝是龙尾、两湖是龙身,长三角是龙头,而上海则又是长三角的龙头。

记者从该市国动委综合办了解到:“四基地一枢纽”具体说就是上海在国家动员中具有重要的生产制造基地、物资集散基地、科技创新基地、后方医疗基地和陆海空交通枢纽的地位作用;“五大转变”也就是动员任务由支援保障防卫作战为主向支援保障主战场作战转变,动员重点由支援一般作战力量向支援主战军兵种和新型作战力量转变,动员对象由传统资源主导向科技信息主导转变,动员模式由粗放规模化向精确模块化转变,动员建设由条块式发展向融合式发展转变。

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核心理念,是打造连接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的黄金水道,推动九省两市市场经济要素由陆向海在全世界充分流动,为国家海洋战略添翼助力。上海市“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要与沿海省市共建长江经济带,在新的起点上促进长三角地区率先发展、一体化发展。

上海市科学技术开发交流中心党委书记陈东告诉记者,这种科技动员融合建设平台每两年举办一届,已连续举办三届,先后签署了10余项战略合作协议,实现军民融合产品产值数百亿元。

该市交战办专职副主任王晓军介绍说,2015年底根据长三角地区合作与发展联席会议的统筹安排,沪苏浙皖三省一市交通专题组召开会议,就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对接、深化交通运输信息化合作、推进交通运输行业运营和保障合等方面,提出一体化工作建议。“最具亮点的举措有长三角地区船舶电子标签跨区域通读通识,可实现物流船舶在长江下游段快速通关;‘空巴通’建设,实现浦东机场班线直通浙江杭州、宁波,江苏南京、张家港等地;江海直达运输,实现长江物流直达洋山深水港,等等,这些建设成果也直接或间接服务于军交运输。”

重大改革措施通过上海辐射到长三角地区,然后一路西行到中游,再到成渝城市群。制图:扈硕

充分发挥这一优势,推动国防动员向新质高效转型成为该市国动委的重要选项。2012年12月,记者在上海市经济动员工作会议上目睹了这一转型的成果。这仿佛是一种神奇的魔术:把调和的浆体注射入粉碎性骨折的股骨中,20分钟就在体内固化,仅仅3个月后便可负重行走。这就是依托华东理工大学建立的国家医用生物材料动员中心研究开发的自固化磷钙人工骨,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被列为军区野战创伤救治科技创新项目,在近600家军地医院临床使用,已治愈病例5万多例。该市国动委经动办专职副主任张方告诉记者,上海依托高新技术领先优势,先后建成了国家数字化制造、医用生物制品、等离子切焊机等13个国家级经济动员中心,正发挥着辐射带动作用,逐步形成转型发展新局面。

“历来经济要发展,交通总是要跨前一步。”2015年9月在长三角经济合作与发展联席会议办公室会议上,该市经动办工作人员裴沈华用这句话作为发言的开头,接着又列举出一串数据“上海铁路年发送旅客3.2亿人次、货物2.5亿吨,各类民用汽车年货运量近5亿吨;航空旅客吞吐量近8000万人次、货邮350余万吨;港口货物年吞吐量超过7.5亿吨。”

驻沪海军某部在获知这一消息后,也主动对接调研活动,该部一位领导告诉记者:“‘军种主建’成为改革后军兵种建设的新要求,今后必须转换工作方式,强化海军民兵力量建设。”这次调研结束不久,一份《上海地区海上动员力量建设方案》便酝酿出台。依据《方案》,该市民兵队伍将会同涉海单位和海军部队进行军地联合部署任务、联合核查潜力、联合落实编训,形成与现役海军作战无缝衔接的支援保障能力。

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随着我军体制编制调整改革逐步深入,新兵种将进一步增加、作战分工将进一步细化,该市国动委系统在国防和军队改革教育中强化了这种认识。他们按照“平战兼顾、军地共用、人装结合、机动支援”的思路,在军队作战需要、地方条件具备、军地认识统一的行业系统,积极开展新型民兵力量建设。他们在水务、气象和无线电管理等部门分别组建可提供专业支援保障的民兵水文监测、气象监测分队和电磁频谱管控分队;在导弹、造船、雷达等科研生产单位组建一批可遂行保障专业维修力量;在测绘、导航、无人机等企事业单位,组织一批特种特需的支援保障队伍,有效弥补了部队专业力量空白和现有能力不足,形成了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的新的战斗力增长极。

2月,“先试先行、创新驱动、协调发展”的长三角协同发展理论成为贯彻上海市国防动员建设发展“十三五”规划编制的一条主线。该市国动委副秘书长简辉介绍说,未来五年上海市国防动员建设发展把落脚点放在“四基地一枢纽”的战略地位上,把核心要素放在深化国防动员“五大转变”上,努力在完善大型国企整体转战、大国防通道立体联网、大人防长三角协作等机制上先试先行,在战时法律战运用和新媒体管控、临港军民融合科技创新基地建设、信息领域从业人员建立组织等方面创新驱动,在融入区域经济合作平台、搭载战略新兴产业发展、衔接上海自贸区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等国家重大战略上实现国防动员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

这一形象说法根源于2014年5月习主席在上海的重要讲话精神:发挥上海在长三角地区合作和交流中的龙头带动作用,既是上海自身发展需要,也是中央赋予上海的一项重要使命。正因如此,在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推进过程中,占据长江岸线长度为104公里的上海,一直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率先行动、率先落实,带动6300公里长江流域的整体发展。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的国防动员建设也迎来一系列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