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主要是冰上项目

2021-01-05 09:14

北京晚报:说到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但是有些市民可能觉得冰雪运动的成本偏高了。

作为一名电影编剧,我曾写过两部体育片,《一个人的奥林匹克》、《许海峰的枪》,这两部电影的参与让我特别关注奥运会。这次北京和张家口联手申办成功冬奥会,我很激动,也计划再写一部奥运主题的电影。

朱承翼:2008年之后,北京市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提升,最直观的地铁线路变多了。应该说,留下了很多奥运遗产。这次2022年冬奥会也是一样,北京会在城市面貌上有一个明显改观。最容易想到的,比如空气污染治理,这方面肯定会加大投入,北京市民会有一个切身的体会。

全力做好2022年冬奥会筹备工作。制定筹备工作总体规划,确定路线图和时间表。编制场馆和基础设施总体规划,确定10个新建场馆招标和设计方案,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启动冬奥会市场开发。制定加快冰雪运动发展的意见,科学规划北京冬季竞技体育项目布局,推动冰雪运动普及发展,营造全社会关心、支持和参与冬奥的良好氛围。

把筹办冬奥会与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紧密结合起来,积极推动体制、机制、管理和政策创新,着力推进交通、环境、产业等领域协同发展率先突破,在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起引领、示范作用。交通设施相连相通。生态环境联防联建。产业发展互补互促。公共服务共建共享。——《“十三五”规划》

北京晚报:这些成功的冬奥会和冬奥城市,对北京有什么借鉴价值?

朱承翼:2006年之前的所有冬奥会,我都去过。要说哪届比赛印象最深,那还是2002年美国盐湖城,因为那一届,我们的杨扬实现了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要说哪个冬奥城市印象最深,一个是挪威的利勒哈默尔,城市不大,但是冰雪气氛非常好,真的是全民参与,当时把我们震撼了。另一个就是加拿大的卡尔加里,卡尔加里的速滑馆是世界上第一座室内速滑馆,当时我们国内还根本没有那种档次的场馆。

朱承翼:这是一个问题。就拿最简单的去北京郊区或者张家口滑雪来说吧,开车去,一张门票最起码300多元,门票包含一些雪具的钱,另外还可能有附加的教练费用。要住的话,旺季酒店一晚上1000多元。如果一家三口去滑一次雪,好几千元。所以,现在北京市20多座滑雪场,盈利的很少。今年趁着冬奥会申办成功,好了一点。这里面除了冰雪场地运营成本高以外,还有就是雪具、人员的成本。目前国内还没有知名品牌去做雪具、滑雪服等,都是进口的,所以肯定贵。还有就是冰雪运动专业人才缺乏。以前,冰雪人才要靠分配,现在市场抢着要。教练人才、运营人才全都缺乏。所以要老百姓参与进来,必须要在产品、人才上多下工夫。

我认为办冬奥会首先是要提升绿色奥运理念,我在提案中写了一句话:“不能只想着赛期十六天,要想着赛后十六年”,乃至更多。

朱承翼:其实就是两大方面,就像我刚才回忆的,一个是软件方面,氛围,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另一个就是硬件方面,场馆及配套建设。北京的冰雪运动氛围还是很好的,不说郊区的滑雪场,就市区里大大小小的冰雪乐园,一到节假日也经常爆满。场馆建设方面,张家口主要是雪上项目,现在崇礼已经有万龙、密苑云顶、多乐美地、长城岭等多家知名雪场投入运营。北京市主要是冰上项目,除了一个要新建的速滑馆,其他冰上场馆都是利用现有的水立方、国家体育馆、五棵松体育馆和首都体育馆。所以软硬件条件都已经比较完善了。

其次,奥运志愿者在奥运会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其实不仅仅是年轻人,我接触的许多海外华人华侨朋友也特别希望能够回来当志愿者,希望能为他们开辟这个渠道,让更多的志愿者为冬季奥运服务。

北京晚报:和北京稍有不同,张家口并不是一个大城市,需要准备的工作是不是更多?面临的挑战是不是更大?是否同时也是发展的机遇?

朱承翼:冬季项目的场馆,投入大、运营成本高。筹备过程中不能盲目一拥而上。现在情况就不错,多数利用现有场地,减少浪费。还有,我们提出来要引进社会资本,市场化操作,降低成本,减少纳税人的负担。

第四,进一步普及冰雪运动项目,兴建更多室内冰雪运动场所,激发少年儿童冰雪运动的兴趣,营造全民参与冰雪运动的氛围。成长

第三,当年水立方是海外华人华侨捐资建设而成的。现在冬奥会还要新建场馆,希望能再发挥海外华人华侨的力量,建设一座“冰立方”。

北京晚报:筹备冬奥会,会对我们那些不参与运动的普通人生活带来什么改变?

北京晚报:现在北京市、张家口、京津冀乃至全国都在感受着筹备冬奥的热潮,这个冬季的冰雪运动也格外火热,那么我们有什么需要冷静面对或者需要及时调整的地方?

朱承翼:提到张家口,我就想起了1998年冬奥会举办地日本长野。长野和张家口很像,也是在首都东京边上的一个小城市,属于山区,在日本不是特别富裕的地区。但是那里自然条件很好,跟张家口一样,很适合开展冬季运动。因为举办冬奥会,长野的面貌也焕然一新,从东京到长野的高速铁路修通,方便两地居民往来。就跟我们现在修建到张家口的高速铁路一样。现在张家口雪场集中的崇礼县,还是国家级贫困县,虽然雪场已经建好了,但是相关配套的酒店、娱乐设施差得比较远。借着冬奥会的时机,张家口有希望发展成一个有冰雪特色的新兴旅游城市。

北京晚报:您参加过多届冬奥会,对哪一届比赛印象最深刻?对哪一个冬奥城市印象最深刻?